serve@quincysblog.com
400-115-1990

重要抉擇之心臟支架

2017年對我來說應該是重生的一年!我患了嚴重的冠心病,死神也如影隨形,無時無刻不在威脅我的生命。幸運的是“生物可降解心臟支架”給我帶來了新的希望,完全解除了我對“金屬心”的恐懼和終身服藥的擔憂,精神上得到徹底解放。通過新加坡國家心臟中心的治療,讓我真正感受到了醫療科技的神奇與偉大。


五年的醫院工作經驗,使我具有較強的健康意識和一定的保健知識。身高1.72米,體重接近70公斤,不吸煙、很少喝酒、無其他不良嗜好,注重身體鍛煉,每年進行健康體檢,各項指標基本正常,并無風險警報。

當不適出現=噩夢已經開始

近幾年常常感到胸部不適,一直以為是呼吸系統、消化系統炎癥或胸膜炎,每次癥狀持續時間不長,沒有引起足夠的重視。不過春節期間前胸疼痛加劇、頻率增加,2017年2月1日進行CT檢查并無異常。


由于持續頻繁的疼痛,2月9日住進長春市某大型醫院心臟科。常規檢查結果基本正常,2月13日進行冠脈造影手術,發現心臟問題很嚴重,心臟冠脈有多處狹窄,最窄處達到90%,醫生建議即刻下支架,以防止隨時都可能出現的生命危險。

因為之前聽家人(在新加坡做醫生)提起新加坡可以使用生物可降解心臟支架治療冠心病。出于對“金屬心”的恐懼和對終生服藥的擔憂,我決定嘗試這項新的技術,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冠心病人都適合下生物支架,所以,我在無限的期待和擔憂中將冠脈造影CD光盤和病歷資料寄往新加坡。期待的是醫生能盡快回復我“可以使用生物支架”。

擔憂的是病歷資料不能順利到達新加坡或途中損壞,或者醫生確認我的情況不適合使用生物支架等等。經過一段煎熬的等待后,我收到了新加坡國家心臟中心醫療邀請函,當時真是欣喜若狂,充滿了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憧憬與向往!

困難再臨:和死神爭分奪秒

收到醫療邀請函后,由于還未辦理簽證,不能馬上飛到新加坡治療,在等待簽證辦理的這段時間內,我經歷了一次生死考驗,一天早晨突然眩暈,猶如萬丈懸崖一腳踏空,大汗淋漓,血壓40~80mmHg左右。

突如其來的病情惡化,在瀕臨死亡的恐懼中,我的思想開始了激烈的斗爭,也面臨著生死抉擇。一是立刻呼叫120急救,最大的可能是接受金屬心臟支架以保命;二是希望癥狀能夠緩解,能夠堅持到新加坡。最后在死亡面前,我還是保留了一些倔強和尊嚴。

通過保守的治療手段,讓我度過了鬼門關,堅持到了新加坡。事后回想,已經選擇出國做生物支架的時候為什么不先辦理簽證呢?這樣在收到新加坡的醫療邀請函以后就可以馬上買機票出行,不至于耽誤20天的寶貴時間,那樣治療過程早已經結束了,也不會置自己于如此危險的境地!

飛機降落在新加坡樟宜機場時,我的心也落地了。2月28日上午10點約見醫生,2月29日上午11點進行手術,2月30日中午在病房里洗了個澡后出院。

之后在新加坡的日子里,看風景、去賭場、購物、美食......,走路每天超過20000步。因為我知道,2年內支架就溶解不見了,服藥不超過2年,藥物對身體的傷害不會太大,心情自然也十分輕松!治療回國后身體并無不適,醫生建議加強身體鍛煉,強度無嚴格限制。自今年4月至9月中旬,已在長春凈月潭打61場高爾夫球,每場球都在18000步左右,娛樂工作兩不誤,感覺很好,身心愉悅!可以繼續照顧我的老母親,關心我的親人和朋友。

400-115-1990 周一至周五8:30-17:00
立即咨詢